當前位置:

習近平總書(shū)記關(guān)切事|擦亮高原藍寶石——青海湖保護紀事

來(lái)源:新華社客戶(hù)端 編輯:沅江新聞網(wǎng)編輯 2024-06-07 15:06:02
時(shí)刻新聞
—分享—

眼前的青海湖廣闊無(wú)垠,湖面宛如綢帶般綿延不絕,與遠方的雪山相接,融入天際,成就了一幅如詩(shī)如畫(huà)的美景。

青海湖,中國最大的內陸咸水湖,總面積70多萬(wàn)平方公里的青海省因其而得名。受氣候變化、人為因素影響,青海湖流域生態(tài)環(huán)境一度呈惡化趨勢:水位持續下降,土地沙漠化面積不斷擴展,珍稀瀕危野生動(dòng)物數量減少。

“生態(tài)是資源和財富,是我們的寶藏?!痹谇嗪?疾鞎r(shí),習近平總書(shū)記反復叮囑當地黨政負責同志,青海在生態(tài)文明方面的戰略位置非常重要,分量很重。要把青海生態(tài)文明建設好、生態(tài)資源保護好。

如今的青海湖,正在以山水林田湖草沙冰一體化保護譜寫(xiě)濕地類(lèi)型國家公園建設新篇章。水質(zhì)優(yōu)良率達100%,草地綜合植被蓋度達60%,濕地保護率達69%,“草—河—湖—魚(yú)—鳥(niǎo)”共生生態(tài)鏈趨于平衡……記者近日沿湖采訪(fǎng),與湛藍的水、飛翔的鳥(niǎo)、洄游的魚(yú)、牧民的笑臉撞個(gè)滿(mǎn)懷?!案咴{寶石”青海湖碧波蕩漾,重煥光彩。



大湖澄澈

夏日的青海湖仙女灣滿(mǎn)眼澄碧,不時(shí)有水鳥(niǎo)掠過(guò)湖面,掀起的漣漪泛著(zhù)金色的波光。

“青海湖生態(tài)保護和環(huán)境治理取得的成效來(lái)之不易,要倍加珍惜,不斷鞏固拓展?!?021年6月,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青海湖仙女灣考察時(shí)強調。




這是2023年5月18日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境內拍攝的青海湖一角(無(wú)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仙女灣地處青海湖北岸的藏城剛察,近日,這里迎來(lái)一波又一波游客,部分沿湖酒店“一床難求”?!案蓛?、衛生”是很多人對這座小城的第一印象。

事實(shí)上,剛察早先是以“剛風(fēng)”聞名。受自然及人為因素的影響,青海湖附近的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海晏縣等地曾遭遇大片草地退化、土地沙化。

“在沙區吃飯,半碗沙子半碗面,”海晏縣林場(chǎng)職工黨永壽對當時(shí)的惡劣環(huán)境印象深刻,“剛察風(fēng)大沙多,1997年開(kāi)始,我在克圖沙區參與治沙,風(fēng)大的時(shí)候能掀翻我們住的帳篷。經(jīng)常是第一年種了樹(shù),第二年春天就不見(jiàn)了?!?/p>

近年來(lái),剛察縣、海晏縣等地湖濱荒漠化治理力度不斷加大,驅車(chē)行駛在環(huán)青海湖地區,記者看到一排排綠意盎然的青海云杉、樟子松,好似整齊排列的綠色衛兵,見(jiàn)證著(zhù)青海湖沙退綠進(jìn)的美麗蝶變。

“剛風(fēng)”不再,如今剛察縣平均空氣質(zhì)量?jì)?yōu)良天數比例在97%以上,優(yōu)于全省空氣質(zhì)量考核標準。海晏縣沙地面積由上世紀80年代初的148.6萬(wàn)畝減少到現在的92.6萬(wàn)畝。

沙丘變綠洲,湖水水位上漲。然而,剛毛藻的增殖卻成為青海湖生態(tài)環(huán)境的另一個(gè)威脅。

“前幾年,我發(fā)現夏天的時(shí)候湖面會(huì )漂浮一塊塊綠色或黃色的剛毛藻?!眲偛炜h泉吉鄉年乃索麻村牧民拉火說(shuō)。

相關(guān)研究表明,近年來(lái)青海湖水位持續上漲使得湖濱帶形成大面積新生淹沒(méi)區,使得青海湖剛毛藻異常增殖。如不及時(shí)治理,剛毛藻會(huì )對青海湖水生態(tài)環(huán)境產(chǎn)生不利影響。

2022年10月以來(lái),青海湖重點(diǎn)水域水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與修復工程正式啟動(dòng),先后開(kāi)展實(shí)施剛毛藻打撈、陸上殘體清除、湖濱帶生境改善等項目。

去年夏天,拉火同許多牧民一起,主動(dòng)參與到青海湖剛毛藻的治理中。多方努力下,青海湖的剛毛藻治理累計投資9505萬(wàn)元、打撈剛毛藻9.94萬(wàn)余噸,打撈上來(lái)的剛毛藻進(jìn)入肥料廠(chǎng),變廢為寶成為“綠肥”,湖面重現碧波蕩漾。



魚(yú)鳥(niǎo)共生

眼下,青海湖湟魚(yú)進(jìn)入洄游季。作為青海湖補給河流,剛察縣泉吉河水勢湍急,成千上萬(wàn)尾湟魚(yú)逆流而上,產(chǎn)卵繁衍,形成“半河清水半河魚(yú)”的湟魚(yú)洄游奇觀(guān)。

“生態(tài)是我們的寶貴資源和財富?!绷暯娇倳?shū)記在青??疾鞎r(shí)強調。

青海湖特有的高原濕地生態(tài)系統承載了眾多珍稀瀕危物種,魚(yú)鳥(niǎo)共生系統極具影響力和代表性。

湟魚(yú),學(xué)名“青海湖裸鯉”,是青海湖特有的珍稀物種。曾經(jīng),青海湖畔有許多遠近聞名的“打魚(yú)村”,鮮嫩美味的湟魚(yú)讓村民得以“靠魚(yú)吃魚(yú)”養家糊口,直至湟魚(yú)數量一度銳減。

如今在青海湖,“湟魚(yú)產(chǎn)業(yè)”有了全新的含義。游人如織,泉吉河大橋旁一排售賣(mài)魚(yú)食的小店生意紅火,55歲的郭永忠和老伴花6800元租下四個(gè)鋪面,去年僅在6月、7月洄游高峰季就掙了15萬(wàn)元。

郭永忠外向健談,他至今仍清楚地記得當年捕魚(yú)的艱辛。趁冬天魚(yú)價(jià)高的時(shí)候,他們冒著(zhù)嚴寒在結冰的青海湖上鑿開(kāi)冰洞,用引線(xiàn)機器將“天羅地網(wǎng)”布置于冰下,再將水中越冬的魚(yú)兒一網(wǎng)打盡。有時(shí)水面下的網(wǎng)隨著(zhù)水流飄走,讓捕魚(yú)人一無(wú)所獲,甚至有人被漂流的漁網(wǎng)帶走,再也找不到蹤跡。




這是2023年4月13日在青海湖拍攝的棕頭鷗。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網(wǎng)貴,心疼??!那時(shí)可惜的不是資源?!惫乐艺f(shuō),“后來(lái)才知道,湟魚(yú)好處太大了。比如,如果湟魚(yú)少了,浮游生物就會(huì )泛濫,讓湖富營(yíng)養化進(jìn)而演變成‘死湖’?,F在才知道珍惜湟魚(yú)資源了?!?/p>

為保護湟魚(yú)資源,青海通過(guò)封湖育魚(yú)保護漁業(yè)資源,增殖放流提高湟魚(yú)成活率,并在環(huán)湖地區建成多條過(guò)魚(yú)通道為湟魚(yú)“護航”。

“打魚(yú)村”變成“護魚(yú)村”,每當泉吉河出現水斷流、魚(yú)擱淺的時(shí)候,村民們用木盆子裝上魚(yú),把它們放回湖里。

“保護湟魚(yú)就是保護資源,就是保護子孫后代?!贝迕駛儸F在這樣理解生態(tài)資源的重要性。

2002年到2023年,青海湖湟魚(yú)的資源量增加近46倍。湟魚(yú)洄游高峰期,青海湖的鸕鶿等候鳥(niǎo)也進(jìn)入了繁殖高峰,成群捕食湟魚(yú)。

在青海湖南岸的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小泊湖濕地,碧水連天,成群的水鳥(niǎo)盤(pán)旋在青海湖上空,發(fā)出陣陣鳴叫,與水中湟魚(yú)遙相呼應。

牧民南加經(jīng)常帶著(zhù)孫女剛堅措毛去看附近樹(shù)林里的兩對黑頸鶴。黑頸鶴是遷徙的鳥(niǎo)類(lèi),也是世界上唯一在高原繁殖的鶴。每年3月到10月,這兩對黑頸鶴夫婦總會(huì )回到小泊湖,準確找到自家鳥(niǎo)巢,安然“生兒育女”。

近年來(lái),青海加強科學(xué)研究監測和專(zhuān)項治理行動(dòng),包括鳥(niǎo)類(lèi)在內的生物多樣性保護取得明顯成效。作為國際候鳥(niǎo)遷徙通道重要節點(diǎn),青海湖記錄鳥(niǎo)種量達281種,全年棲息水鳥(niǎo)數量達60.6萬(wàn)只,成為我國候鳥(niǎo)繁殖數量最多、種群最為集中的繁殖地。

青海湖景區保護利用管理局副局長(cháng)久謝介紹,魚(yú)鳥(niǎo)共生是青海湖水域生態(tài)環(huán)境改善的重要成果之一,見(jiàn)證了青海湖生態(tài)環(huán)境的變遷,也成為青海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的縮影。



生態(tài)和諧

清晨,一道泛著(zhù)紅暈的光從煙波浩渺的湖面徐徐升起,大湖之畔,氈房點(diǎn)點(diǎn),牛羊滿(mǎn)坡,野花綻放。

2021年,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青??疾鞎r(shí)強調,要落實(shí)好國家生態(tài)戰略,總結三江源等國家公園體制試點(diǎn)經(jīng)驗,加快構建起以國家公園為主體、自然保護區為基礎、各類(lèi)自然公園為補充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守護好自然生態(tài),保育好自然資源,維護好生物多樣性。

2022年,國家公園管理局批復同意青海開(kāi)展青海湖國家公園創(chuàng )建工作。

行走在海北州剛察縣哈爾蓋地區,記者發(fā)現牧區原本常見(jiàn)的1.5米網(wǎng)圍欄普遍降到了1.2米,圍欄上尖銳的刺絲也難覓蹤影,便于普氏原羚等動(dòng)物遷徙和跳躍。

普氏原羚是世界瀕危野生動(dòng)物,曾廣泛分布于內蒙古、甘肅和青海等地,如今僅存于青海湖地區。




這是1月24日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哈爾蓋鎮境內的草原上拍攝的普氏原羚。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哈爾蓋地區是普氏原羚種群棲息繁衍的聚集地,當地牧民親切地稱(chēng)普氏原羚為“草原精靈”。2021年7月,牧民周增本和堂弟索南在生態(tài)巡護過(guò)程中遇見(jiàn)了一只被遺棄的小幼羚,他們把小幼羚接回家中救治,用小奶瓶給它們喂食。

在政府和牧民的共同努力下,環(huán)青海湖地區普氏原羚數量已由保護初期的不足300只增加到現在的3400余只。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成為這里獨特美麗的風(fēng)景。

守著(zhù)好山好水好風(fēng)光,環(huán)湖周邊的牧民也從青海湖收獲了好日子。

剛察縣泉吉鄉寧夏村與青海湖直線(xiàn)距離不到10公里,傳統畜牧業(yè)模式曾經(jīng)一度讓這里的草原退化嚴重,近年來(lái)寧夏村積極探索“春季休牧、夏季游牧、秋季輪牧、冬季自由放牧”的放牧新模式。

走進(jìn)寧夏村,一群群白藏羊和牦牛,宛若草原上流動(dòng)的黑白音符?!案鶕匀画h(huán)境控制好牲畜數量,結果是‘生態(tài)美,百姓富’?!睂幭拇妩h支部副書(shū)記才保說(shuō)。




這是2022年9月21日在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縣拍攝的青海湖一角。(通聯(lián)照片 焦生福 攝)


青海湖是濕地型國家公園,為保護濕地,青海湖畔活躍著(zhù)一支支濕地生態(tài)管護員隊伍。

穿著(zhù)巡護服,騎著(zhù)摩托車(chē),57歲的牧民多日杰每天要巡護牧場(chǎng)周邊的濕地。由于管護面積大,他每次騎著(zhù)摩托車(chē)巡護都要花上多半天時(shí)間,顧不上吃飯是常事。他說(shuō),既然當上了管護員就要負責到底。

冬去春來(lái),不論酷暑嚴寒,他用沾滿(mǎn)泥土的雙腳,見(jiàn)證著(zhù)青海湖生態(tài)之變。

多年前,望著(zhù)青海湖北岸金銀灘草原的美麗景色,西部歌王王洛賓寫(xiě)下名曲《在那遙遠的地方》。

如今,綠水青山映襯白云藍天,“中華水塔”更加堅固豐沛。

和著(zhù)牧民動(dòng)聽(tīng)的歌謠,波濤聲、鳥(niǎo)鳴聲和草原湖畔嗒嗒的馬蹄聲匯成新時(shí)代青海湖綠色發(fā)展之聲。新聲迭起,生生不息……


來(lái)源:新華社客戶(hù)端

編輯:沅江新聞網(wǎng)編輯

閱讀下一篇

返回沅江新聞網(wǎng)首頁(yè)